公屋_Website_4.jpg

彩虹邨

彩虹邨
永不褪色的回憶──湛婉霞

尤記得當年還住在何文田徙置區,某日路過還在興建中的彩虹邨時,霞姐心中暗暗感嘆:「如果第日有機會住呢度就爽啦!」當年彩虹邨最吸引她的並非時下年輕人追捧打卡的外貌,而是設有露台、空間偌大的單位,讓當時渴望改善生活環境的霞姐趨之若鶩。想不到不久竟如願獲派彩虹邨,霞姐一家十一口住進金碧樓,一住便是數十年。

20211124港文化港連結2021公屋生活文化華富邨wwk-0345.jpg
「貼地」的購物天堂

 

搬進彩虹邨後,霞姐漸漸發現這裏生活十分方便,除了入伙初期便有各類民生店進駐外,還有今日仍存在的上海理髮舖、冰室、酒樓等歷史悠久的老店,幾十年來為居民提供各類生活所需。若問霞姐幫襯過的店舖有哪些,她隨口便能如數家珍地說出各家老店的特色:以前米行有送米上門的服務、新年時在辦館士多租借麻將板、哪一家店的菠蘿包好吃………原來,昔日除了店舖,邨內的小販地攤也是居民的購物好去處,每日入夜後邨內就會出現人聲鼎沸的夜市,相信這也是不少老邨民的深刻回憶。

20211113公屋生活文化彩虹邨湛婉霞wwk-0576.jpg

霞姐(右二)拿出舊相簿與家人一起翻閱,憶起段段往事。

AR1968-63-1.jpg

最初彩虹邨的大廈外牆以樸實的灰色調為主,後期外牆翻新才髹上彩虹般的色彩。(圖片:政府新聞處)

亂中有序 雜而不亂

 

霞姐憶述,當年的小販攤檔看似雜亂無章,其實攤販們心中皆暗有默契。七十年代的彩虹邨,每日傍晚五點左右,小販便會從各處趕至彩虹邨,有條不紊地在彼此默認的位置擺賣。當中以金碧茶樓酒家對外的左右兩段行人路最興旺,木頭車和地攤沿騎樓底展開,擺賣各類生活用品、服飾、乾貨等,連馬路上也擺滿攤檔,貨品琳瑯滿目,儼如小型夜市,好不熱鬧。隨天色漸暗,小販攤檔陸續退場,又到粥檔、雲吞麵檔等宵夜熟食小販陸續登場,一直營業至晚上十一點左右才結束,屋邨方回復寧靜。

20211113公屋生活文化彩虹邨湛婉霞wwk-0427.jpg

與霞姐在邨內穿來插去,聽她說著老店和小販的故事,昔日的喧鬧情景活現眼前。

「條邨又多人住,擺檔又唔洗畀租,所以人人都嚟開檔!」當年小販風氣盛行,簡單裝備便能開檔搵食,霞姐也不例外。為了幫補家計,她要求丈夫幫她做個木箱,找來批發便開始做小販。當年霞姐曾賣餃子、服裝、髮飾、繡花鞋等,批發到什麼貨便賣什麼。即使未能佔到最有利位置,但人流眾多生意也算不俗,有時甚至缺貨斷碼,幸好住家就在樓上,馬上回家取貨,方便得很。

20211113公屋生活文化彩虹邨湛婉霞wwk-0520.jpg

霞姐說往日從早上開始邨外已擺滿攤檔賣菜賣生果 (今彩虹巴士總站旁),她笑著說:「我哋住低層,放個籃落去就買到果汁。」

20211124港文化港連結2021公屋生活文化華富邨wwk-0362.jpg

金碧茶樓酒家對外空間是昔日小販聚集的地方,每日傍晚五點左右, 行人路上滿是攤販,有時連外面的馬路也被小販佔據,以致不能 行車。

20211113公屋生活文化彩虹邨湛婉霞wwk-0376.jpg

金碧茶樓酒家是彩虹邨歷史最悠久的老字號之一,在霞姐初搬來時已開業,是以前霞姐經常與家人光顧飲茶晚飯的場所。

回想當日小販擺滿街巷,誰在哪個位置擺賣什麼霞姐仍然記得一清二楚。「好迫、好熱鬧㗎,成個墟咁!第二條邨啲人都要過嚟我哋度,附近其他邨邊度有夜市㗎。」她指當年的彩虹邨非常便利,用不著離開屋邨已能解決生活所需,能夠自給自足。雖然今日仍有不少老店尚存,但屋邨管理自八十年代起日漸收緊,昔日小販遍地、人們接踵摩肩的場景不再復見。今天與霞姐走在邨內話當年,從她的神情和語氣,仍不經意地流露出對以往屋邨生活的緬懷。相信在她的回憶中,彩虹邨必定仍是從未褪色的模樣。

20211124港文化港連結2021公屋生活文化華富邨wwk-0419.jpg
20211124港文化港連結2021公屋生活文化華富邨wwk-0414.jpg
20211124港文化港連結2021公屋生活文化華富邨wwk-05254.jpg
20211124港文化港連結2021公屋生活文化華富邨wwk-05154.jpg

彩虹邨沒有商場,店舖開設在大廈地下,不少老店從開邨經營至今,衣食住行樣樣俱備,滿足邨民的日常所需。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地舖現時仍由房委會持有,故租金升幅較其他屋邨緩和,邨內的老店也許因此而得以保留。